首页| 大数据| 医疗资讯| 家居生活| 明星资讯| 求职招聘| 新能源| 小说| 灯饰资讯| 电子资讯| 动漫资讯| 健康资讯| 范文论文| 更多

推荐阅读重生之铁血权妃

【发表时间:2022-09-23 09:28:16 来源:冷风网】

这里推荐阅读《》,提供伏昭燕隐行章节目录,情节非常吸引人,人物真实生动,情感细腻,快来看看吧!伏昭怔住,这是她早些年在定县养病时居住过的阁楼。

《重生之铁血权妃》精选:

淅淅沥沥的春雨下了一整夜,刺骨的寒意沁入身体,伏昭猛地睁开眼睛,浑身撕裂般的疼痛让她狠狠皱了皱眉头。

目光所至,灯火如豆,鹅黄色的帷幔静静垂落,轩窗微敞,雨丝打入,窗台下的兰花迎着风雨怒放。

伏昭怔住,这是她早些年在定县养病时居住过的阁楼。

她已经死了,这是梦吗?

门外传来女孩儿清脆的声音:“焚香,姑娘醒了吗?”

清瑶?

伏昭浑浊的眼中顿时芒光迸射,贱婢!

她双手死死地抓着被褥,门外的对话清晰传入耳中。

“还没呢。”焚香忧心忡忡地说:“姑娘自打来了定县之后,便一直昏昏沉沉的,睡着的时间都比醒着长,也不知这是怎么了。”

清瑶不甚在意地说:“许是姑娘身子骨弱,养多几日就好了,你把药送进去,让姑娘趁热服下。”

“又吃药啊。”焚香不大乐意,“姑娘连着喝了小半个月了,丝毫不见好也就罢了,身子更黏糊了,不如先停两日瞧瞧。”

“不行。”清瑶冷声拒绝:“大夫人特地请了古先生随姑娘来定县为姑娘调理身子,古先生医术高明,他的药怎么能停?!”

门内,伏昭骇然,猛地惊坐而起,一阵剧烈的晕眩袭来,眼前一黑,可她的脑袋却无比清明。

清瑶和焚香这一番对话,发生在她二十二岁那年,雍关一仗,她率领八万将士对抗南羟二十万大军。

那一仗,惨烈之况难以形容,雍关城外歼敌十万,她八万将士折损过半,赢下了这一仗。

文帝大喜,诏令下达雍关,封她惊绝大将军,恩准她回建康养伤,伤愈面圣,帝皇亲授将印。

可她回到建康之后,忽染重病,面圣一事一推再推,她的母亲以心疼她为由,把她送到定县别院养病,还特地指派了府中名医古先生随她前来,尽心尽力为她诊治。

她欣喜不已,以为这么多年的付出,总算是让母亲对她另眼相待,真的心疼她。

可事后她才知道,沈妙书安排她到定县养伤,不过是为了把伏夷给替换回去,伏夷偷偷回了建康,代替她进宫面圣,领受了她的功勋,成为了天下人敬仰的惊绝大将军。

等她回到建康,沈妙书轻描淡写的一句:“夷儿已经受封惊绝大将军,你也到该出嫁的年纪了,母亲为你说了门好亲事。”

一句话,各回各位,八年铁血征战,成就了伏夷。

神思回转,伏昭盯着自己的双手出了神,多年征战,她的手磨砺出了一层厚厚的茧子,手掌被刀剑切割的伤口结痂还没脱落。

伏昭的心开始发颤,颤意蔓延到四肢百骸,她整个人都抖动了起来。

身体里有个声音在叫嚣——她重生了!

重生回了二十二岁,命运开始急速改变的那一年。

大喜大悲之下,她的眼睛湿润,泪水在眼眸里蒙了一层雾气。

伏昭听见牙齿咬磨的咯咯声,伸手按在扁平的腹部,隔着单薄的袄裙,她能感觉到温热的肌肤,那十月怀胎被狠狠踩踏的,血流如泉涌的剧痛犹在,如魔鬼一寸寸地啃噬着她的心肺。

痛,撕心裂肺。

恨,刺骨钻心。

苍天诚不负她,她回来了。

以前的那个伏昭,死了。

“姑娘,你醒了。”

焚香端着药进来,看见伏昭醒了,连忙把药搁在床边小杌上,把伏昭扶了起来,贴心地垫高了软枕让伏昭靠坐着。

再到焚香完完整整地站在跟前,伏昭心中一阵激荡,眼睛发热。

见伏昭不说话,直勾勾地盯着她看,焚香以为她又哪儿不舒服了,端起药递到伏昭的唇边,“姑娘,来,把药喝了就能好点了。”

伏昭垂下眼帘,望着碗里黑乌乌的汤药,没有动。

她在军中磨砺了这么多年,日日训练,征战过无数回,身子一向硬朗,便是伤风感冒,也断然不可能一病数月。

偏偏这一次回来就病得这般重,喝了这么酒的药也不见好,身子反而是越来越虚弱无力。

要说这一场病,这药没问题,她绝不相信。

以前傻啊,怎么也不敢想自己的母亲会害她。

原来,沈妙书要她死,从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了。

心头一阵五味杂陈,又酸又恨。

“拿开。”伏昭闻不得这难闻的味道,别开头。

“姑娘,再不喝就凉了。”焚香苦口婆心地劝着:“喝了它,您的身子才能好起来。”

“焚香。”伏昭压低声音:“把它浇给兰花,日后古先生再送药来,都这么做。”

焚香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“日后你便知道了。”

伏昭不知道该怎么和焚香说,重生之事实在是玄乎,这丫头听了后,保不齐以为她病久了胡言乱语。

还不如让她亲眼看看,由不得她不相信。

焚香端着药左右为难,伏昭岔开话题问:“清瑶呢?”

一提起这个奴婢,恨意在胸口汹涌,她死死地压了下来,暗暗告诉自己,她还活着,不急,害她的人,一个都逃不掉。

“她去送世子了,晚些回来。”

“送世子?”伏昭蹙了蹙眉,猛地想起来,按照前一世的发展,伏夷是今天回建康的。

上一世她昏昏沉沉睡了好几天,伏夷走后她才知道,这一次她重生醒来,正好给赶上了。

“嗯,侯府来了信,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世子这会儿准备连夜赶回去。”焚香有些踌躇,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伏昭,纳闷地说:“世子还特地吩咐奴婢和清瑶不要和姑娘说,说是让姑娘安心养病,奴婢瞧着他不像那么好心。”

焚香女扮男装在军中跟了伏昭几年,多少是有些眼力劲的。

伏夷自小就爱欺负伏昭,抓弄陷害,手段五花八门,就是为了让侯爷夫人责罚伏昭,他以此为乐。

后来伏昭女扮男装替他参军,为了隐藏这个秘密,伏夷被侯爷夫人偷偷送到定县生活。

素来张扬跋扈,爱花钱消遣的伏夷哪受得住这里的清静,对伏昭更是怨恨,这一次伏昭到这里养伤,伏夷三番四次羞辱折腾伏昭。

焚香都看在眼里,着实心疼,奈何伏昭事事容忍,她一个奴婢无可奈何。


引流脚本 http://www.xitongwenjian.cn/
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